1.市场发酵C公司对主机厂提出Li价格按照20万结算保份额的模式,对此市场担心影响宁德下半年单位盈利;

2.CATL改成5+2工作制(原6+1),夜班不开了,市场预期生产差;

3.北美建厂要国内商务部同意,传言国内担心技术外泄会阻挠。

我们分析如下:

1、让利部分完全是自供部分碳酸锂,今年碳酸锂增量约4万,完全可以覆盖成本

总量有限:该定价模式不是针对行业所有客户,目前仅针对两家新势力以及两家合资建电池厂客户,宁德22年占比这些企业100%/100%/85%/60%,采购总量约40GWh电池,预计23年60-70GWH电池(当前指引),对应碳酸锂需求4万吨。

矿的测算:今年22年碳酸锂尾矿+回收约3万吨,23年江西Q2开始试生产Q3开始贡献大量,预计全年约2万吨,叠加回收增加1-2万吨,23年约多贡献3万+吨碳酸锂,增量部分可以供货给下游客户,成本与售价打平不贡献利润,并不受损。

前提策略:价格让利以战略协议为前提,至26年之前保供80%,最低总量向下浮动10%;同时没有年降或者微降(以定点时基价测算,当时Li价约5-10万)。

举例:车企A在22年100%给宁德,对应6GWH的体量,23年规划30万+台车,对应电池总用量14GWh,引入3个供应商,其中供应商B和C各供1款车型,宁德供2款车型,并签订保供协议,保障宁德在2款车型中的份额均高于80%,则:

要货量方面,保供80%下宁德两款车对应约10GWh,签订让利协议的前提是最低最低向下浮动10%,即最低要货9GWh。

年降方面,本次以LI价让利的企业基本不年降或者微降,当前还在协商中;其他车企会有1%-5%年降,以定点时时的价格为基准价,例如某车企D在2020年定点时价格0.6元(当时Li价格5万元/吨),在22Q1售价为1元/wh(LI价基于46万/吨),则今年年降0.6*1%=0.06元,而非当前定价的1.1元*1%。

联动机制:目前联动以LI、Co、Ni、Gu、Al以及电解液中的LI联动

2、23Q1整车终端量低于22Q3,龙头公司不以满产排产实属正常

Q4宁德产量约106GWH,Q1预计85-90GWH,下游整车Q1 150-60万辆,22Q3 190万+,22Q4 232万辆,23Q1行业低于22Q3的量,龙头公司不以满产排产实属正常。近期我们调研材料和电池企业,1月稼动率约50%,2月60%,3月80%以上,行业Q1稼动率约70%,龙头公司高于此水平,完全符合预期,行业淡季以及产能释放下并不需要和满产状态去比较产量。

3、商务部约谈预计大方向上是支持

22年Q3外交及商务已约谈电池企业讨论海外建厂事宜,目前行业对技术研发日韩企业具备优势,工程量产国内企业优势显著形成共识,中国企业靠的是高效的工作和管理模式,中国企业在锂电领域在全球竞争力提升是一致原则,大方向上是支持,依然看好放眼全球勇于出海的电池企业。

免责声明:相关内容来自于网络,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立即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撤除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